位置:教学研究--正文
 
 

弥合开放大学教学和科研失衡的有效路径

阳泉广播电视大学    办公室    2019年11月22日 15:31

摘要:提升开放大学的教学科研水平,加强对开放教育教学规律的研究是时代赋予开放大学的重要使命,而教学与科研的失衡桎梏了开放大学的持续发展,教学学术理念为开放大学弥合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失衡提供了有效的选择路径和切入点。文章分析了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失衡的表现,解析了教学学术理论,论述了教学学术理论对弥合开放大学教学与研究失衡的可能性,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弥合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失衡的策略,即观念转变:树立教学学术观念;队伍建设:开展教师专题培训;制度保障:建立教学学术评价体系;组织保障:搭建教学学术交流平台。

关键词:开放大学;教学学术;失衡;弥合

当前,广播电视大学正处于向开放大学转型发展的重要时期,提升开放大学的教育教学质量,增强开放大学的管理和服务水平,加强对远程教育教学规律的研究已迫在眉睫,开放大学的持续发展需要教学与科研的双重提升,然而在广播电视大学转型中存在教学和科研失衡的现象,如果不解决这一失衡问题,将桎梏开放大学的持续发展,从教学学术视角思考二者之间的关系,弥合失衡,有效促进开放大学的持续健康发展。

一、现象透视---开放大学中教学和科研失衡的表现

在大学这个共生组织中,从科研纳入大学职能开始,教学与科研之间便处于

矛盾共生状态,限于资源有限的桎梏和评价体系的厚此薄彼,教学与科研的共生和谐状态逐渐被打破,失衡成为教学与科研不得不面对的尴尬状态。在开放大学中,教学与科研之间同样存在失衡,主要有以下三种表现:科研在高校中日益占据“一统”地位,边缘化成为教学不得不面对尴尬地位,

第一,“双不重视”。即开放大学不重视教学和科研,而是过分注重管理与服务,把教学与科研看作是工作的“副业”“附庸”,甚至是“累赘”。这种现象在开放大学学习中心或基层广播电视大学中表现尤为突出,认为开放大学只要把管理和服务水平提升上去即可,科研和教学对学校的发展作用微乎其微,用行政管理的思维来思考学校的发展方式。这种失衡本质上是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之间的失衡,是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的表现,严重削弱了开放大学教学和科研和谐发展。为此,开放大学必须弥合和转变这种失衡状态,充分发挥学术权力的作用。

第二“重科研轻教学”。在教学与科研关系方面,迫于当前的评价体系以及职称评审体制的不合理,开放大学不得不重视科研,部分学校存在“唯科研是举”的现象,开放大学管理者和教师对于科研的关注度远远超过对教学的关注度,但是低水平重复性的科研成果较多,创造性高质量的科研成果较少。这种现象在开放大学分部或省级广播电视大学中表现突出。

第三“重教学轻科研”。学校不提供科研条件,教师不从事科研活动,“学术活动很不活跃,呈现一种‘集体性失语’的状态。”[1]即使一些高学历的青年教师具备从事科学研究的能力,也在“集体性失语”的状态中渐行渐远。虽为重视教学,但是教学质量仍然处于低水平徘徊阶段,教育教学水平不高。这种现象在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和地市级广播电视大学分校中表现突出。

在广播电视大学向开放大学转型的重要时期,要弥合教学和科研之间的失衡状态,开放大学要以教学和科研为核心,管理和服务要以促进教学和科研的发展为宗旨,要重视对教学的研究和实践,开展教学学术研究,促进开放大学教学内涵建设。

二、理论解析---教学学术理念的提出与发展

(一)理论原点--教学学术概念的提出

1990年,为了解决美国高等教育尤其是本科教育教学质量下滑的危机,重新思考高等学校教师工作的性质。当代著名的教育学家、时任美国卡内基教育基金会主席的厄内斯特·博耶(Ernest Boyer)在其专题报告中《学术的反思:教授的工作重点》(Scholarship Reconsidered : Priorities of professoriate)报告中提出的一个概念,博耶提出:“大学的学术应该包括:发现的学术、综合的学术、应用的学术和教学的学术。这四种学术之间是相互区别同时又相互联系的学术形式。”[2]博耶提出的教学学术(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是指“通过咨询或教学传授知识的学术,也就是传播知识的学术”。[3]

博耶教学学术的提出实现了高等教育的“范式转变”,人们对高等教育质量的议题从“教学应该如何促进有效学习”转向“作为教学的学术”。[4]这一思想的提出在当代教育史上具有重要的影响,教学学术理念创造性的将教学纳入学术领域,使人们从新的角度去认识教学与学术的关系,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教学与科研之间的矛盾,提高了教学在高等教育中的地位。

(二)理论拓展--教学学术的发展

教学学术思想一经提出,便引起美国诸多学者的讨论研究,其中对教学学术思想的发展有重要影响的是卡内基教学促进会第八任主席李·舒尔曼(Lee Shulman)。他对教学学术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拓展了教学学术的内涵。他敏锐的发现博耶提出的教学学术(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思想主要针对的是“教师如何教”的问题,但是教学不仅应该包括“教师的教”,也应该包括“学生的学”,所以,2004年,舒尔曼在专著《让教学成为共同财富》中将教学学术发展为“教和学的学术”(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教学学术就是对教和学的问题进行系统的探究。[5]具体而言“教学学术是教师根据本学科的认识论对自己在教学过程中产生的教与学的问题进行探究,并将探究结果用他人能够接受的形式公开,使之面对公开的评论和评价,与同行进行分享并能够让同行在此基础上进行构建。” [6]第二,将教学学术运动演变为教与学的运动,突出了学的重要性,而且强调要以学科为基础进行教学研究。这一理论不仅拓宽的教学学术的内涵,将“学的艺术”也纳入到教学学术当中,而且舒尔曼还积极推动教学学术理念向实践发展,在实践中发展,在实践中完善。第三,推动了大学评价、管理、服务的政策和体制创新,[7]为教师参与教学学术研究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和学术氛围。第四,成立教学学术研究组织,创办教学学术刊物。为了将教学学术研究落到实处,舒尔曼创建了全球性的教学学术研究组织(ISSOTL),每年定期举行教学学术交流年会,同时创立了一系列的教学学术刊物,为广大教师教学学术研究提供了交流和发展的平台。

时至今日,教学学术思想已经影响到了许多国家,许多国家的学者都参与到了教学学术理念的发展与实践当中,形成了举世瞩目“教学学术运动”,在我国教学学术思想也受到了日益的关注,许多学者对教学学术的合理性、评价标准、制度化建设、实现路径等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三)教学学术的核心特征

当前,人们对教学学术的内涵还没有形成公认的共识,通过整理学者对教学学术内涵的界定,总结出教学学术应该具备的核心特征:

1.学术性。无论是博耶的教学学术(Scholarship of teaching) 还是舒尔曼的教与学的学术(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教学学术的上位概念或者说中心词始终是“学术”。因此教学学术就一定要符合学术的标准,按照学术的标准和规范开展“教”和“学”的研究,最终达到通过教师的“教”使学生的“学”最大化的目的。[8]教学学术的研究过程要具有学术性,对于开放大学教师而言,在从事教学学术研究过程中,一定要保持基本的学术规范,不能采取随意的态度,丢掉学术的根。开放大学的教师在从事教学学术研究过程中,从工作实际和工作情境出发选择研究课题,结合开放大学教学特点和个人发展意向选择教学学术议题,结合教学实践进行研究方案设计,根据学术规范开展教学研究。

2.实践性。大学教学学术不是一种纯粹的教育理论研究,而是一种实践性研究。博耶指出:“教学学术按照属性的差异,可以划分为两种不同的类型:学术性教学和教学的学术化。学术性教学体现为教师各种日常的教学实践活动,而教学的学术化则是从教学实践中升华、总结、抽象出更具普遍意义的教学智慧。”[9]在教学学术活动中,理论与实践相互依存,缺一不可。具体而言,教师基于教育理论和教学设计方案开展教学实践,在教学情境中展开教学活动,在实践中发现问题,进而引发思考,基于学术规范开展学术研究,形成学术成果,再将学术成果应用到实践当中去。在教学学术中,要坚持理论指导实践,实践验证理论,实践完善理论的观念。从方法论角度看,开放大学教学学术研究方法主要侧重于实践性,比如行动研究法、案例分析法、实证研究法、微观实证研究方法等,教学学术的研究成果多为实践性知识。

3.反思性。“在行动中反思是教学学术的认识论基础。” [10]与专业学术研究相比,教学学术更强调自我反思性,“即教学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教学实践活动本身进行反思与研究,生成教学成果。” [11]开放大学教学是一项需要反思和探究的学术活动,教师需要亲身实践,参与到课堂教学当中的各个环节,在教学中敏锐的发现问题,认真思考并通过研究和反思解决教育教学问题。教学反思对开放教育教学研究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教师只有勤于反思,善于反思,才能在反思中促进发展。教学学术研究中的反思不仅包括教师对自己教学行为的反思,也包括教师对学生行为的反思,密切接触学生、了解学生,从而促进学生的学习。

4.交流性。“学术是一种群体性活动。你不可能单独地从事研究工作,为了确保学术之火不断燃烧,就必须不断的交流,不仅要在学者的同辈之间进行交流,而且要与教室里的未来学者进行交流。” [12]教学学术的交流性表现在两个方面:教师与学生的交流以及教师与同行的交流。在教师与学生的交流方面,师生可以围绕教学内容展开知识交流,教师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人格魅力、教学风格、以情动人,与学生进行情感交流;也可以就学科发展趋势、探究知识、寻求真理,与学生进行学术交流。在教师与同行交流方面:教师可以通过建立教学共同体,通过教学交流平台与教师同行进行交流。

三、视角解读----教学学术对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发展的意义

博耶曾说:“教学如果没有学术性功能,知识传承的连续性将会中断,人类积累的知识也将面临老化甚至被削弱的危险。” [13]教学与学术具有与生俱来的相互支撑、缺一不可的关系。“教学支撑着学术,没有教学的支撑,学术的发展将难以为继。” [14]教学学术将教学纳入学术领域,把教学与科研结合起来,对解决开放大学存在的教学与科研失衡的种种表现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开放大学作为一所大学,就应该具备大学的基本属性--学术性,作为开放大学研究主体的教师,他们所从事的研究不同于科学家所进行的知识生成的创作活动,而是传播知识和应用知识的活动,在此过程中教师将个体对知识的理解、解释和整合融入到知识传播过程中,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学术类型。人才培养模式的创新、教学改革的最终成功归根到底都要落实到教师的教育教学上来,因此促进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的深度融合,加强教师的教学研究,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培养出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和符合学习者需求的应用型人才是时代赋予开放大学的重要使命。

与时代使命背道而驰的是开放大学教学中,教师呈现出了消极的教学科研状态。第一种是“埋头教学型教师”,这类教师专注于教学,埋头于教学活动本身,但是对教学问题很少思考,只是日复一日重复性的完成规定的教学工作。第二种 “经验型教师”,这类教师会对自己的教学过程和教学技能进行思考,形成了自己的教学经验,但是对教育教学的认识仍然停留在经验层面,并没有上升为理性认识。第三种“不知反思型”,这类教师能够很好地完成教学任务,教学质量高,教学成效好,深受学生的喜爱,但是这类教师很少对自己教学效果进行反思,也不知如何开展教学研究。开放大学教学中存在的种种现象本质上是对教学的误解,把教学仅仅看作是传播现成知识的活动,把教师看作是是知识迁移的工具,甚至认为教学是人人皆可为的活动。这种错误的教学观严重桎梏了教学学术在实践中的发展。开放大学对远程教育教师提出的要求之一就是从单纯的教学者转变为教育教学的研究者,对教师专业发展的观念要从过去那种“任务性”“工具性”取向转变为“学术性”取向。开放大学不能把教学仅仅当作教师的任务,把教师看作完成教学任务的工具,要重视教师教学的学术性,全方位的提升教师教学科研素养,努力成为适应开放大学发展需求的教育者。

开放大学的学生有自身的规律和特点,相比于普通高校学生而言,学习者的学习需求呈现出变化快、多样化的特点。在开放大学教学内涵建设的过程中,教师的发展能力无法适应学习者的学习需求是当前开放教育内涵发展中的突出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问题,开放大学就必须弥合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失衡状态,开展教学学术,通过教学学术适应开放教育学习者的学习需求。要转变“更加关注‘技术’而忽视‘教学’[15]的观念,把“技术”和“教学”摆到同等重要的地位上,明确教学学术的重要性,赋予教学应有的学术地位。

四、路径回归---基于教学学术视角的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融合策略

(一)观念转变:树立教学学术观念

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是公认的大学的三大基本职能,开放大学作为高等学校也应该具备这三大基本职能,开放大学要摒弃“双不重视”、“重教学轻科研”和“重科研轻教学”的观念,以教学学术的视角重新审视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关系,要在以教学为学校中心工作的基础上,加强教学的学术性研究,并把这种理念传达给每一位教师。

开放大学教师要树立教学学术观念,从教学学术角度看待教学活动,重视和研究开放大学教与学的过程。在远程开放教育教学过程中,一方面要根据学科特点研究网上教学资源的设计。另一方面根据远程教育学生的学习特点提供学习支持服务。教师要将教学学术观念接纳和内化到教学活动中的每个环节,深入研究开放大学的教学规律和特点,深入了解学生的状态和需求,深刻反思和探究所面临的教学现象和问题,在实践中不断强化教学学术意识。教师的教学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教师运用自己的知识储备和教学智慧分析、综合、重构知识,使知识以一种新的、更有效的方式呈现和传递给学生,这一过程体现了教师的探究过程。可以说,教师的每一次深思熟虑、精彩纷呈的教学过程都是一次教学学术的实践过程。

(二)队伍建设:开展教师专题培训

开放大学要加强教师培训,提升教师的理论素养,组建一支专业素养高、教学研究能力强,能适应开放大学发展需求的教师队伍。莱斯(Rice)曾指出实践教学学术需要三种不同的能力:“掌握贯通本学科知识的能力;学科教学知识;第三是掌握学生如何学习某学科知识的能力。”[16]开放大学在教师培训中应着重做好四方面的理论培训:第一、精深的专业知识培训。教师不仅要熟练掌握本专业的课程体系、学科知识等学术界公认的知识,而且要了解学科的前沿动态,将最新的专业发展动态和趋势介绍给学生,激发学生的创造热情。第二,学科教学知识培训。学科教学知识就是关于教师如何选择恰当的方式教授学科,从而使学生最大限度的理解和掌握知识的知识。开展教学学术研究的教师要掌握一定的教育学和心理学的知识,能够根据学生、学科的特点开展教学活动。第三,学生学习知识的培训,教师要了解学生是如何学习的,根据不同学生的学习特点和学习风格展开个性化的教学活动,从事教学学术研究的教师不仅要加强自身的理论修养,而且要了解开放教育学习者的学习方式、学习风格和学习特点。开放大学的教师要明确学生不只是知识的被动接受者,而且是知识的创造者和生产者,开放大学的学生有充足的实践经验,对知识有不同的理解和需求,教师要善于了解学生,与学生沟通,做到教学相长。第四,教学学术研究能力的培养。教学学术要符合学术研究的特征,基于学术规范的教学学术研究过程要严格按照“发现教学问题、提出研究假设--设计研究方案--选择研究方法--开展研究活动-提出解决方案、形成学术文本-公开评价”等流程进行。开放大学要加强对教师教学研究能力的培养,特别是行动研究、微观实证研究能力的培训。教师要不断的丰富专业知识、加强教学理论的建构、发展专业情谊和专业道德、提升教学组织和监控能力,要在学习和借鉴已有的教学学术成果和教育教学理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独具特色、符合远程开放教育教学规律,具有个人教学风格的教学模式。

(三)制度保障:建立教学学术评价体系

开放大学的管理者与教师将教学学术从观念上的认同和接纳转变为行动上的实践和研究需要教学学术评价体系的引领。评价体系对教师的职业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关系到每位教师的切身利益,也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提升教师教学素养的重要动力。在当前的教师评价体系下,开放大学的教学与科研仍处于一种失衡状态,科研处于无可动摇的核心地位,教学成为可有可无的点缀。大多数教师衡量教学与科研在职称晋升中的分量轻重后,逐渐把重心放在了科研上,对教学采取一种忽视的态度。评价体系的导向性使得教学在开放大学中始终处于边缘位置,长此以往,教学质量将日益下降。在教学学术视域下,构建起以教学学术为导向的开放大学教师评价体系,借助评价的重要动力作用,反过来推动教学学术的发展。

国家开放大学可以在现有的 “教师发展中心”中,成立开放大学教学发展专业委员会,制定教学学术成果评价指标体系,以指标体系来引领开放大学教学学术的发展。教学学术评价体系的维度可以包括:教学反思、教学成果、教学交流、课程教学资源设计和开发能力、学生知识掌握程度、学生思维训练水平、教师教学理论掌握程度、教师教学学术成果(教学研究项目、教学研究论文、教学成果)。教学学术评价主体可以包括:学生:同行、教育学者和社会人士。可以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评价方式进行评价。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学科领域、不同专业、不同课程的特点是有差异的,评价标准设计方面也要尊重这种差异性。教学学术评价标准要尊重共性教学规律,也要彰显学科的个性特征。

(四)组织保障:搭建教学学术交流平台

开放大学要充分利用现有的网络资源,搭建教学学术交流平台,促进教学与科研之间的深度融合。具体而言,教学学术交流的形式可以包括:教师专业培训;教师教学技能大赛;教学研究征文活动;依托网络平台开展教学学术讨论专区,在讨论区,教师可以进行教学视频的讨论,教学案例的分析、教学设计的讨论等。在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今天,学术共同体成为教师成长的重要载体,学术共同体当中的同行评议也成为教师学术成果认可和管理的重要方式和途径。成立开放大学各专业、各学科的学术共同体,加强教学交流,使教学成为全体教师的共同财富。教学学术交流平台的建立一方面可以减少教师低水平的重复研究,提高教学研究的质量。另一方面,可以促使教师的“个体经验”成为全体教师的“共同财富”,促进教师的共同成长。

弥合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失衡,促进教学与科研的深度融合是提高开放大学教学质量的重要路径。诚然,教学学术理念并不能彻底解决当前开放大学教学与科研失衡的问题,但是它提供了一种有价值的选择路径,“教学学术是一种精神、一种理念、一种态度,一种能够让教师和院校用来加强教育事业不断发展的习惯。”[17]教学学术理应成为开放大学教学内涵建设的选择路径。

Effective Path To Bridge The Imbalance of Tteaching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In The Open University

-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Guo Yunjia

Abstract: The research on the teaching quality is an important mission of the Open University. The imbalance between teaching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has fettere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he Open University. 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provides an effective way to bridge the imbalance between teaching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imbalance of teaching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in the Open University and analyzes 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theory and analyzes the possibility of 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in bridging the imbalance of teaching and research in the Open University, At last, This paper proposes strategies to bridge the imbalance of teaching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in the Open University. Firstly ,To attach importance to the teaching and the scientific research development. Secondly, To carry out teacher training and strengthen theoretical study, Thirdly, To establish the teaching academic evaluation system. Fourthly, To build teaching academic exchange platform.

Key words: Open University; Academic teaching; Imbalance; Bridge

参考文献:

[1]肖俊洪.学科研究的“失语”?[J],中国远程教育,2007(8)29.

[2][13]Ernest L. Boyer. Scholarship Reconsidered: Priorities of the professoriate[EB/OL].[2011-11-20].https://depts.washington.edu/gs630/Spring/Boyer.pdf,

[3] [美]欧内斯特·博耶著,涂艳国等译,关于美国教育改革的演讲[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

[4] 艾述华.崇尚教育学术:高校教学质量提高的现实选择[J].教育理论与教学实践,2014(15):3-5.

[5]Hutchings,p.& Lee S. Shulman. 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New Elaborations, New Developments[J].change,1999,5.

[6] 王玉衡.美国大学教学学术运动[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2.

[7] 桑新民.互联网+大学教育—破解世界教学学术运动的三大难题[J].中国高教研究,2016(1):53.

[8] ALLEN M N,FIELD P A. Scholarly Teaching And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Nohing The Differenc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Education Scholarship,2005,2(1):12.

[9] 王恒安,廖伟群.“教学学术”研究的边界与局限[J].教育科学,2016(1):34.

[10] 欧阳修俊,徐学福.中小学教学学术发展路径探析[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6(5):3.

[11] 杨超,徐凤.教学学术视野下的大学教师专业发展及其路径[J].现代教育科学,2012(1):3.

[12] 苏霍姆林斯基著,杜殿坤译.给教师的建议[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4:88.

[14][美]欧内斯特·博耶著,涂艳国等译.关于美国教育改革的演讲[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

[15] 严冰.开放大学的教学学术与学习资源设计[J].中国远程教育,2011(8):14.

[16]Rice, R. E. Toward a broader conception of scholarship: The American context, Research and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United States[M].Lancaster, England: Society or Research on Higher Education, 1992.234.

[17] 王玉衡,美国大学教学学术运动[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2.


作者:郭赟嘉